图片新闻

 

“水来,我在水中等你;火来,我在灰烬中等你。”23日下午,洛夫先生认认真真在记者的采访本上写下自己的这两句诗,感慨地说:“好傻啊、好痴啊!”说起对诗歌的热爱,洛夫觉得,要像“尾生”对待恋人一样,水火不惧,坚定不移地热爱。

  写诗需要“特别的感觉”

这位87岁的老人,写了71年的诗,可他却说,写诗的时候,我和大家一样,都是年轻人,生命存在一天,就有诗歌存在。

洛夫认为,诗歌创作是需要激情,但最终还是要写下来,落实到文本,就需要理性。能否写出好的诗歌,就看你有没有“慧根”、有没有“诗的细胞”,也就是对人对事的特别的感觉,有了感觉,就能写出好诗。

洛夫认为,中国诗歌的传统是讲究意在言外,诗歌的美,往往是说不出来的才更有味道。在台湾,洛夫的《因为风的缘故》,与徐志摩的《再别康桥》和戴望舒的《雨巷》并称为“三大抒情诗”,入选了中学课本的,也是洛夫最喜爱、最经常提到的一首“情诗”。他说,诗就是抒发情感的,像这首诗,他在大学授课时,有学生希望他讲一讲,他说这就是抒情嘛,根本不用讲,读一遍就能领略其中的意义。

  “回眸传统”发现新的美感

说起“诗魔”的美誉,洛夫说,伏尔泰说过,每个诗人心中都有一个魔存在,尤其是在年轻时,人都具有叛逆性,需要自我突破,突破偶像和看不见的墙,打破旧有的格律和僵化的语言叙述方式。同时,魔性是诗歌创作技术层面的东西,写诗需要不断进行试验,从语言组织、意象创造等诸多方面,多做试验,才能写出好诗。

现在不少人不喜欢读传统古诗,甚至嗤之以鼻,这对诗人而言,是很危险的事情。我不是恋旧的人,没有复古思想,但我要从传统里面汲取养分,新诗创作,不光是要面对西方,还应该看看传统的东西,不是“回归传统”,而是需要“回眸传统”。洛夫告诉记者,近两三年来,他选择了50首唐诗,创作一组有关“唐诗解构”的诗,通过“解构”这一后现代手法,“解构”传统,把里面最美的东西找出来,发现新的美,赋予新的意义。

  愿“李白诗歌奖”办得更好

“撩袍端带/你昂然登上了酒楼/负手站在阑干旁/俯身寻思/谁是那灯火中最亮的一盏?”这是洛夫的作品《李白传奇》,诗中的李白的形象甚是诡异。洛夫说,自己几岁就开始读唐诗三百首,也就认识了李白,随着年龄的增长,洛夫对李白越来越熟悉,越来越喜欢。洛夫虽然多次来过四川,但到李白故里绵阳来,还是第一次。洛夫说,李白在江油的成长之地,在自己脑海中都是有印象的,这次来到绵阳,不仅看到了建设得非常漂亮的城市,还将自己80多年来对于李白生长地的想象,一一进行对照,少年李白的形象、李白居住过的陇西院、家喻户晓的磨针溪等,一下子都活灵活现地摆在了眼前。“评选‘李白诗歌奖’是一件大好事,可惜的是目前这个奖影响太小。”洛夫说,影响太小了,别说海外影响,现在连台湾都还不知道。我知道这个奖,还是在获奖之后,由雨田告诉我的朋友,朋友再转告我的。不过这是首届诗歌奖,情有可原。希望绵阳在加强宣传李白诗歌奖、扩大李白诗歌奖影响方面,加倍努力,这也是扩大中国诗歌的影响力。洛夫还建议,今后评选李白诗歌奖,希望进一步拓展这项有意义的文化活动,不仅有广度,还要有深度。建议今后活动搞两天,一天颁奖、一天开研讨会。